中国影像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1|回复: 0

竞争在逻辑上的前提有二: 即可争之物和必争之人。 我...

[复制链接]

168

主题

185

帖子

68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80
发表于 2019-11-27 20: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竞争在逻辑上的前提有二:
即可争之物和必争之人。
我们把竞争所要追求得到的东西,用法律术语来表达,叫做标的物。在司法竞争这个具体的竞争形式中,标的物就是指诉讼双方所要争夺的东西。我们将借用许多具体的竞争形式当中已经有了明确定义又是为大家所熟悉的术语,这样比较自己另外"生造"一些词汇,增加大家的记忆负担要好一些。但是,在使用时,要注意我们所指的并非某种具体的竞争形式,而是指一切类型的竞争所共同具有的东西。
要成为竞争标的物,必须具备哪些条件呢?
首先,竞争标的物必须具有能满足竞争者某种欲望的效用。没有用的东西当然没人想要。有什么用呢?能满足人们的某种欲望,这种欲望可以是物质的,也可以是精神的。我们想生活得好一点,就要消费多一点物质财富,但是这还不够。我们还需要得到别人的友谊,重视,尊敬,关心,爱情。所有能给我们这一切的都可以成为我们的竞争标的物。工人农民多生产,商人多赚钱,学生认真读书,争取好成绩,军人渴望杀敌立功,政治家希望名垂千古,流芳百世,小孩想父母疼爱,青年追求爱情,中年想建功立业,老年想益寿延年……,这里的产品,金钱,分数,军功,历史,家长的爱惜,异性意中人的爱情,雄心壮志的实现,健康的体魄,都可以满足人们不同的欲望。但是,能满足我们的某种欲望的东西不一定会引起我们相互之间发生竞争行为。例如,老年人想长寿,他只须自己小心身体,饮食起居有规律,符合卫生要求,根据实际情况做一些运动,就可以满足长寿的欲望,不需跟任何人竞争。空气能满足我们求生的欲望,但是在一般情况下,我们不用跟任何人竞争空气。因此,要成为竞争的标的物,还要满足更多的条件。除了有用外,要成为竞争标的物还必须有限。(相对竞争者的欲望而言,越稀缺则越有价值。)东西对于大家都有用,但是数量有限,你不去拿别人就拿完了。古代人把人分为"君子"和"小人","小人"唯利是图,君子则讲义字当先。但是,如果东西少得厉害,连谦谦君子也坐不稳当,要讲究"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了。这里补充一句:多与少是相对与需求而言,并不是指数量的绝对多少。人们常说:"万物生长靠太阳",但是又有"后羿射日"的传说,是说人虽然需要太阳,但是有一个足矣,多了反而是祸害。我国每年的国民生产总值有好几万亿以上,但是大家都觉得国家穷,要厉行节约,反对浪费,努力发展生产,并没有"钱太多,不知怎么花才好!"之叹。不过仅仅是少,还不足以诱发竞争。有些东西少,但是人们也不必争夺。例如,人们常说:"大路朝天,你我各走一边。"有个笑话,说军阀韩复渠看见大群足球队员在球场上追逐一个足球,大惑不解,下令给每个球员发一个足球,"免得争了!"实际上,一场球赛,场内有一个足球就够了,球员们争的是进球破门,而不是足球本身归谁拥有。我们已经知道,可以共享的东西不会引起竞争,那么,反过来,竞争标的物的就要具有不可共享性。在原始社会,财产是部落成员共享的,因此人们对于财产并不展开竞争。私有制把财产的共享破坏了,创造了对于财产的竞争。共产主义的基本思想,就是要通过恢复人们对于财产的共享来消灭在这一方面的竞争。当然,共产主义的目的并不是一般地消灭竞争,而只是消灭那种被人们认为是弊大于利的得不偿失的竞争形式。东西好不好,客观上是一回事,人们自己怎么看又是另一回事。广东人吃蛇,吃老鼠,汉族人吃猪肉,中国人吃动物内脏……,但是,很多北方人不吃蛇、鼠,,西方人不喜欢吃内脏,回族人不吃猪肉……从营养科学的意义上讲,这些东西都可以吃,甚至连昆虫都可以吃,而且营养价值很高,但是人们出于各种原因就是有人爱,有人怕。因此,竞争的标的物,除了必须满足前面所说的客观标准之外,还要满足以下主观标准。
--竞争者对于竞争标的物的独占或多占欲。
仅仅有值得追求的东西,还不会引起追求。必须要有人有追求的欲望才行。这种欲望与我们在博物馆里欣赏陈列品的精神活动是不一样的,是一种独占或者多占的要求。一个女子看见另一个令大群青年男子仆伏在其石榴裙下的美女,也许羡慕,也许妒忌,因人而定,但是如果没有同性恋的心理,是不会加入求婚者的行列的,也就是说,她对于成为那位美人的丈夫的位置没有独占的欲望。日本的相扑大力士在国内享有殊荣,但是其他国家的男子对于与这种殊荣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的大力士体态恐怕不易产生兴趣,如果现在把这个运动列入国际比赛,乐意为了这个冠军而奋斗的外国人可能会比较其它体育项目少得多。禁欲主义是传统社会用来排斥竞争的一种思想,产生于农业社会的宗教基本上都有这个内容。如果人人都做到清心寡欲,什么都不想要,自然就没有竞争,也不会受到没有正确有效地加以控制的竞争的副作用之害了。但是实际上没有任何一种意识形态曾经达到普遍的禁欲效果,因此也没有消灭竞争及其后果,无论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为什么?因为:
--竞争标的物的对于竞争者的重要性使得竞争者不愿意或不能够放弃争夺。
我国著名古典文学作品《警世通言》里有一个很有名的故事《杜十娘怒沉百宝箱》,说的是明朝万历年间,某布政司的儿子李甲赴京在国子监读书,是太学生。李甲是个风流才子,课余结识了京华名妓杜十娘,两人相亲相爱。杜十娘遂有心从良,脱离烟花风尘。因李公子父亲为了这事发怒,使李公子的财路断绝,杜十娘就自费赎身,跟李公子双双回家。不料途中遇到家资巨万的盐商子弟孙富,见十娘国色天香,遂有不轨之心。他假情假意与李公子交朋友,利用李公子惧怕父亲不接受他娶青楼女子为妻的顾虑,提出以千金买十娘的建议,李公子竟然答应了。杜十娘非常伤心,在两个龌龊男人成交的时候,她叫李甲看看她随身带着的大箱子,里面装着许多小箱子,箱箱都是珍宝,每个箱子都远不止千金。在岸上围观群众的惊呼声中,十娘一箱箱撒入江中。撒完以后,她对后悔不已的李甲说:"妾风尘数年,私有所积,本为终身之计。自遇郎君,山盟海誓。白首不渝。我本想以此财宝敬献父母,感动其心,乞望收留,未为难事。谁知郎君浅薄,中道见异,负妾一片真心。妾箱中有玉,恨郎眼内无珠,今众人各有耳目,共作证明,妾不负郎君,郎君自负妾矣!"围观群众无不叹息感慨。李公子羞愧难当,连连向十娘谢罪。十娘仰望苍天,叫道:"天地之大,竟不容十娘。我杜薇之真情,天地可鉴!"说罢抱起宝箱,投江自尽。最后,作者为两个龌龊小人安排了不得好死的结局:李甲疯癫终身,孙富惊吓成疾,不治而亡。 这个故事中的两个男人对于杜十娘都有独占的欲望,可以成为情场上的竞争对手。本来李公子是胜利者,已经赢得了这场竞争,但是后来又放弃了,不再是孙富的竞争对手。
推而广之,佛门弟子为了六根清静,彻底摆脱竞争带来的烦恼,干脆放弃结婚的念头,一心供奉佛祖。如果不然,儿女情长,怎么可能不卷入情场竞争的旋涡? 中国古代的统治者一度鼓励佛教在中国的传播,以利于政权的稳定,大家都与世无争,自然不会有人来与他争权夺利了。可是出家人多了以后,他们又发现生产打仗的人少了,甚至连传宗接代的人都难找。于是,又对于佛教的传播施加种种限制。
虽然我们常常称赞谦让的美德,但是几乎没有人是可以谦让一切的,总有些事情我们是要争一下的。就连出家人,可以不为自己争胜,总是要为了佛祖的真谛一争高下吧?看见一些电视采访队拍下的西藏喇嘛为了佛教的真意辩论得如火如荼的情景,我感到,他们脱离的只是我们凡夫俗子每天的竞争,但是又进入了他们自己圈子里的竞争,还是没有脱离竞争的纠缠。
实际上这个问题人们在实践中已经用自己的行为做出了解答:一个人无论信奉什么意识形态,不管他是认为"施比受更有福",还是极端的自私自利,都不可能绝对地谦让施予,也不可能绝对地竞争夺取,总是"此一时也,彼一时也。"香港同胞赚大陆同胞的钱,可谓天下无双,但是华东大水灾的捐款也是举世无匹。近来抓获的许多唯利是图的贪官污吏,不法商人,走私贩毒的黑社会团伙,可以算得上"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可是说他们"虎毒不食儿",又是人人都不会怀疑的。尤其是一些犯错误的老干部,要他们顶着为了自己的晚年以权谋私的诱惑恐怕不是问题,可是事情一涉及到子女上学,就业,出国之类的"终身大事",也顾不得"手莫伸,伸手必被捉"的告诫,把为之奋斗终身的共产主义理想、道德、情操出卖干净了。
经济学把物质分为FREE GOODS和ECONOMIC GOODS两类。所谓FREE GOODS 指取用不竭的免费物品,如空气等。而ECONOMIC GOODS 就是经济物品,相对人们的欲望而言数量有限,故人们不能纵欲尽享,只能有所节制,并为获得,占有它而努力。竞争的标的物也是这种意义上的经济物品,但不止限于物质财富,而包含成为人们欲望所求的一切物质的或精神的,自然的或社会的,例如名誉,地位,权力,爱情,尊敬,关心,实现理想等等。脍炙人口的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诗句表现了这一点:"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心理学家马斯洛认为,人的欲望分为六个层次:生理需要,安全需要,归属和爱的需要,受尊重和有地位的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而物质财富能够满足的只是其中一部分。
占有的这种有限性和排它性使得越稀少的资源越显得有价值,越成为人们不约而同地追求的对象。当许多人共同追求一个东西,并想占有它时,他们的意图就发生了冲突。在他们之间,就发生了努力击败对手的意图,而强行实现自己的意图的活动,这种活动就叫做竞争。竞争的最极端的形式是暴力冲突。但是最普遍的形式是和平的非暴力的竞争,例如升学、求职、婚姻爱情、购物等等人人都会经历的日常活动。不要一提出谋略问题就以为是政客军人的事,更不要把谋略与欺骗害人混为一谈。谋略的目的是有效地竞争,投入比较少的资源,收获比较多的成果,或者比较有把握地收获到自己想要收获的成果。为了了解竞争的目的,我们有必要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在这里,想谈谈关于幸福公式的看法。
西方有人提出衡量人们所得到的幸福量的公式:

幸福量 = 占有量/占有欲

幸福量与占有量成正比,与占有欲成反比。世俗的人们通过增加占有量来增进幸福,而宗教却引导人们抑制进而减小分母,同样可以在心理上增加幸福感,所谓"知足者常乐"。"人往高处走",可是,真的到了高处,又会感到"高处不胜寒",还是一样多的烦恼,甚至更多的烦恼。国家元首和平民百姓,谁的烦恼更多一点?恐怕很难说清楚。以担任国家元首的著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领导人为例,列宁没有子女,斯大林的妻子自尽,子女叛逆,毛泽东的子女十个只留下三人,前后娶的三个妻子牺牲一人,病一人,感情不和一人。就他们在革命事业上的成就而言,同时代无人可及项背,但是就个人幸福而言,只能说和大部分凡夫俗子类似:有得有失,不能十全十美。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的牢骚理论GRUMBLE THEORY 认为"需要的满足只能产生短暂的幸福,这种幸福又会趋于被另一种(希望是)更高级的不满所接替。人类想得到永久幸福的希望看来是永远也实现不了的。"他举一个例子:"今天,在我们的文化中,一般可以说年轻姑娘最常见的梦想,一种她自己看不透的梦想,是一位男人爱上了她,给了她一个家和一个孩子。在她的梦幻中,她会从此以后永远幸福地生活下去。但事实却是,t6一个人不管多么渴望有一个家,一个孩子,或者一个情人,她迟早也是会对这些福气感到厌烦的,会认为它们是理所应得的,会开始感到不安和不满,仿佛是缺了点什么,仿佛是还应该得到一些更多的东西。于是,她便经常向家庭,向孩子,向丈夫倾泄自己的怒气,认为它们全都是虚假的,或许甚至是一个陷阱,一种奴役。"
对于一般人来说,很遗憾的是,在幸福公式的分子和分母的变动关系当中,存在着"加速原理"。什么意思呢?分子和分母的变化是同一个方向的,在一定的区间内,分母的变动的速度比较分子的快。如果分子增加的速度上升,分母增加的速度更快,如果分子减少的速度加快,则分母减少的速度更快。这个原理作用的结果,往往使人们感到意外。社会急剧贫困化时,我们想当然地认为,很快就要发生动乱了,但是实际往往是社会贫困化程度加深时,穷人反而比较容易知足。经济发展速度加快时,统治者以为老百姓这下该知足了,实际则不然,人们得陇望蜀,反而怨声载道。历史学家在研究欧洲封建社会的历史时,出乎意料地发现,欧洲历史上最可怕的黑死病流行的时候,社会比较稳定。当灾难过去,经济恢复发展,人们生活水平日益提高时,反而不安分了。英国的瓦特.泰勒起义,就发生在"人民生活水平空前提高"的时候,严肃的历史研究都证明了从黑死病流行以来到那个时候为止,当时是古代英国的生活水平最高的时候。大家可能会联想到前些时候,社会上流传着一句话:"端起饭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相反,在文化大革命的困难岁月里,倒是听不到那么多怨言。人们常说:"吃饱了撑的!"不要不当回事,人类社会其实就是这样的。深圳市前些时候处理了一些犯经济罪行的领导干部,其中文件特别提及一位女干部,说她在以往的革命和建设事业中是一位模范的共产党员,包括有多次"昏倒在工地上"的事迹。但是,在改革开放以来,却陷入了受贿的泥坑不能自拔。以前,她的分子很小的时候,分母更小,有"小私"的收入,却有"无私"的思想境界。现在,收入提前达到了"小康水平",可是思想却提前进入了"按需分配"的"物质财富极大丰富"的时代,向人民索求无度,贪得无厌。现在我们周围发生的很多党风败坏的现象,当事人的思想变化大都带有这个特点。实际上不仅是这些人如此,整个社会亦如此。乱世多僧侣,盛世多贪官,这都是人们在思想上"超前"加速的结果。因此,正确处理好分子和分母的关系,不但对于社会的改造,而且对于我们自己思想的改造,甚至对于我们的幸福生活的珍惜,都是十分重要的。
在战略运筹当中,实力和企图之间的"加速原理"对于估计竞争对手的意图,把握自己阵营的思想动态都是非常重要的。很多时候,竞争并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自己能否正确地保持清醒当然很重要,但是远远不够。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是说一个领导者被形势所迫,采取了本来知道是不理智的措施,埋下了日后失败的种子。俾斯麦首相在普法战争胜利之后,没有能够象普奥战争结束后那样,采取和平的方案,而是在军国主义者的压力下选择了割取阿尔萨斯-洛林的停战方案,从而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下了祸根。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留学美国,知道日本的国力远远不能抗衡美国,但是后来还是迫于形势,不得不亲手设计并且执行了偷袭珍珠港的计划,最后导致日本有史以来第一次被外国军队占领的结局。我们今天有两件事情受到"加速原理"的影响:贪污腐败问题,沙文主义抬头的问题。当年设计改革开放的时候,中国人穷怕了,没有想到刚刚有一点钱就惹出这么大的荒唐。开始以为只是科级以下的副职犯贪污受贿,没当回事,后来发展到政治局常委、省长都卷入了贪污的漩涡。其实中国现在达到的所谓"小康"水平生活,只是文化大革命结束时期的标准,是自封的。按照国际水平,中国依然没有脱贫,但是奢侈腐化的风气已经横扫当年蓬勃向上,意气风发的情操和境界,成为我们现在的头号敌人。中国自从八十年代奉行和平外交的战略以来,到2000年都很顺利,相继收复了香港和澳门,但是轻举妄动的思想正在抬头。目前虽然只是民间的动向,但是正在对我国的国际战略产生深远的影响。邓小平在离开我们的前夕,留下了两个时间表:"五十年不变"和"一百年不动摇",会不会变?"加速原理"是心理上最重要的致变原因,能够抵抗得住"加速原理"的诱惑,我们才能不变,才能不动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影像圈  

GMT+8, 2019-12-11 23:20 , Processed in 0.550455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